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百度直播业务或被裁90% 裁员潮来势汹汹“被裁人”困境有谁知?

2021-12-24 17:11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963| 评论: 0|来自: 凤凰网《风暴眼》

摘要: 凤凰网《风暴眼》出品“裁员”成了每年年底的必选“项目”,2021年也不例外。年中,教培行业和房地产行业的裁员刚刚告一段落,互联网行业又陆续传出裁员信息,再一次引发舆论争议。继爱奇艺、字节跳动、快手等大厂裁 ...

凤凰网《风暴眼》出品

“裁员”成了每年年底的必选“项目”,2021年也不例外。

年中,教培行业和房地产行业的裁员刚刚告一段落,互联网行业又陆续传出裁员信息,再一次引发舆论争议。继爱奇艺、字节跳动、快手等大厂裁员后,蘑菇街、百度日前也确定了裁员方案,蘑菇街拟裁掉80%的技术部门人员;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组(MEG)也将裁员。

根据新浪科技援引多位MEG员工和百度员工消息,百度此次裁员绝非“小规模”,甚至不少人直言“2018年以来从未见过如此大规模的裁员”。结合多位MEG员工和百度员工的信息,此次裁员的大致情况是:

1、百度将商业化提为业务的首要目标,花钱多、商业化能力(效果)越差的业务裁员越多,核心目标是在商业化能力弱的业务上节约人力成本,预算收缩。

2、游戏部门300多人几乎全部被裁,直播业务被裁员90%,即使是商业化能力较好的财经垂类直播,也有人被裁掉;教育等业务也有裁员,具体比例不详。不排除MEG其他业务还有继续裁员的可能。

3、在内部传了一年多要离职后,百度副总裁、移动生态用户增长部总负责人、互动文娱平台总负责人曹晓冬的确要从百度离开。曹晓冬是百度的老兵,今年2月百度在完成对YY的收购后,他被任命为YY的负责人。为此还为他在广州设立了一间办公室。此外,他还负责百度的直播、好看视频等产品和业务。

年关将近,在打工人准备拿着年终奖回家过年时,不期而至的裁员让他们的年味瞬间变淡。凤凰网《风暴眼》采访了几位大厂员工,以期从某个侧面展示裁员潮下的“被裁人”境况。

互联网行业技术员:整个部门被被公司Hr约谈时,陈墨还是有点懵。之前公司裁员消息满天飞时,他也做过自我评估,无论是从所在部门还是个人能力,他被裁的风险都相对较小,但不幸的是,他还是被列入了裁员名单。

陈墨是一年前来到这家互联网公司的,负责5个人左右的技术团队。 大学毕业后他先在一家互联网大厂呆了三年,之后来到现在的公司。

与hr的交谈是在12月5日下午。坐在上午用来开会的会议室,hr首先肯定了陈墨的工作业绩与努力,感谢他一直以来为公司的付出。随后,hr透露公司由于战略决策原因,业务线要调整,他所在的部门要被整个砍掉,要么转岗要么协商离职。

“转岗的话,等于是之前的积累白费了,所有都得从头开始,尽管当时有些意外,也有些生气,冷静下来还是决定拿钱走人。”陈墨表示。据他了解,其他一些部门,有同事既不打算离职,也没有转岗,“应该是在赔偿金这块没谈妥”。

他发现,这群人中老员工比例较大。“一方面因为员工在这个公司呆的时间较长,另一方面,这些员工年龄普遍较大,想给自己争取更大利益吧。”他分析到。

对于赔偿,陈墨没有太多纠结。他是小团体负责人,公司希望他年底再走,帮助料理其他几位同事的离职适宜,赔偿方面也“算还可以吧”。

他现在的团队中,大多数都决定离开找下家。有二三个已经拿到下家的入职offer了,其他人都还在找。陈墨也陆续跟几个公司聊了几轮,有了初步意向。

对于大多数互联网打工人,陈墨算是比较淡定的,他没有房贷车贷压力,女朋友工作还算稳定,唯一的不确定就是下一份工作的级别,他打算再跟新公司聊聊关于他的入职级别的问题。

“还是觉得自己的能力能达到更高层级,再努力个几年,或者做到管理层,或者几年后申请调岗到老家城市的公司。”陈墨计划到,对于有些互联网大厂“入职即巅峰”的职场特色,他想给自己争取更多主动权。

在下半年的裁员风暴中,陈墨相对比较幸运,没有太多的外部压力。但还有很多年龄稍大、已婚、正在还车房贷的职场人,他们再跟上家公司“撕扯”赔偿问题的同时,还要马不停蹄的寻找下一家公司。

互联网行业运营:房贷压力大 入职offer不理想

程宇四年前来到这家公司,这是一家以长视频为主的视频播放平台。经过十多年发展,这家公司在中国长视频领域拥有一定话语权。但随着短视频崛起,多家长视频内容网站开始式微。

早在裁员信息在网络上沸沸扬扬时,她所在公司内部已经人心惶惶。程宇所在部门有30多个人,按照网传的比例,她所在的部门估计要裁掉12个以上,她总感觉她会成为其中一个。

从11月下旬开始,她就边上班边看工作机会,新工作机会没等来,等来了公司Hr的谈话。Hr首先感谢了她四年来为公司的付出和努力,随后表示目前的经济环境不好,公司的效益也不太好,高层希望精简团队,开源节流,她也在被裁名单中。

程宇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,当时她还没想清楚赔偿的问题。在Hr跟她说了赔偿方案以后,她表示考虑考虑。多方咨询下,她跟hr确定了第二种赔偿方案。据程宇事后了解,她所在部门裁了20个人,包括部门总监,这时候程宇才深刻感受到公司裁员力度有多大。

在公司四年,程宇很早就意识到公司发展的乏力,最直观的感受是近两年项目的大幅减少、去年的年终奖也断崖式缩水。

对于下一份工作,程宇还没有确定下来。这个月她也接到2个入职offer,均不满意,“主要还是待遇不符合预期,想继续看看”。

跟他同一批被裁的同事中,已经有人确定了下家,还有的“天天在朋友圈记录做饭日常,看起来很淡定,其实心里很慌”。

程宇也透露,她在老家买了一套房子,贷了150万,刚还了两年,为了房贷不断供她必须尽快确定下一家。培行业教师:“教培行业成了我的求职包袱”

2021年7月“双减”政策落地后,教培行业一片惨淡。上市培训公司股价大跌,作业帮等多家机构被顶格处罚,所有和中小学义务教育有关的补习班都人心惶惶。

2017年大学毕业后,张帆就来到现在的培训机构,四年里他从一名教师做到部门主管,现在负责10个人的管理团队。如果没有“双减”政策,他就可以在9月份前往分校做校长,负责线下课程。

“结果没等来升职 等来了离职......”张帆感慨到。

政策落地后,教培行业裁员的信息就不断释放出来,张帆所在的公司也陆陆续续裁了不少人,殃及部门主要是教师岗和研发岗。

最开始“双减”政策出来的时候,张帆及行业同事都在观望。“最开始大家都以为还能继续办下去,后来随着政策比较明朗,以为只有寒暑假不允许上课,那时候也能接受,大不了寒暑假出玩,春秋季正常上课呗,当时评估的影响也不大。直到最后出现营转非(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须转制为非营利性机构)的事情,再加上集团面临入不敷出的情况,大规模裁员提上了日程。”

到十月份集团人员已经走了大半,11月公司决定裁掉全部教师岗。Hr是在下旬找他谈的,表示集团决定砍掉所有学科类的业务,转向留学和成人教育,他也在被裁名单之内。待遇方面。按照劳动法,补偿张帆N+1的工资。随着本月底秋季课程结束,张帆及其他的同事便可以办理离职手续。

早在10月份,张帆就开始为下一份工作做准备。他也和不少被裁的同事聊过,如何从教师岗转到其他岗位?找什么方向的工作等等、也参加过一些面试,“总体不尽人意”。

最让他义愤填膺的是,很多公司往往会带有色眼镜看待刚从教培行业出来的这部分群体。自己四年来的辛苦努力竟成了自己转行的包袱。

据他介绍,很多从教培行业出来的人都有他这样的际遇,“很多行业不接受教培行业的人,甚至有公司HR直接把有教培经历的人pass掉。”

对于原因,他自己分析到,一方面的确是没有行业积累;另一方面可能是企业为了“避雷”,害怕招进来不好培养;第三就是现在经济形势不好,很多企业虽然挂着招聘简历,但实际并不招人。

从十月份到现在,他已经陆续面了不下十个,但是拿到的入职offer寥寥。他决定等办完离职手续后先休息段时间,如果还是没找到就自己创业做电商。

张帆觉得这是一个好方向,教师的的职业特色跟电商有些相似,“首先教师不会很怯场,因为跟孩子都沟通过了,然后现在我们也都上了网课,所以面对屏幕不会怯场;第二对设备的操作是比较熟练的;然后第三就是因为每个老师他带的学生很多,所以他有一个比较充足的一个流量池,所以我觉得对于一个老师来说,做电商可能是比较不错的。”

教培行业教师:转行难,找不到方向

在张帆瞄准电商行业的同时,远隔千里的北京还有不少同业者曾找不到方向。李玉就是其中一个。

她也在教培行业,从事英语课程相关研发岗,她所在的部门是今年5月新开辟的项目部门。她5月份刚进入现在的公司,此前在一家名不经传的小公司做研发。

李玉是从她的部门领导那得到的裁员通知。他们整个部门只保留负责人和一个同事,其余人全被裁掉。当时是11月下旬,可以当月走,公司补偿N+1的工资;也可以次月走,补偿方面就是N倍工资。李玉选择了后者。

据她介绍,从十月份开始公司就进入了无事可做的状态。按照正常流程,他们十月份就应该启动第二年新课程的研发工作,但随着K9业务确定关闭,他们的研发工作也没有再继续了。

从11月下旬开始,李玉开始“疯狂投简历”,最开始什么都投,后来有倾向性的瞄准了三个方向:英语老师、商务英语翻译、留学机构。

但因为她本科学的是非学科类专业,如果考当地教师编制,专业和学历都受限,所以她只有后两个选择。在经历了近一个月投简历、面试、再面试的循环往复后,她拿到了三个入职offer,左右衡量下,她决定去留学公司做文书老师。

“当时很焦虑、很纠结,不知道往哪个方向转,也没有其他行业积累,中间面试一度很受挫。”李玉回忆到。最后她决定立足自己的英语优势,找英语相关的工作。

随着一些省份四六级考试取消,她也担心留学行业的前景,“目前看海外留学的热度没有降,还有蛮有信心。”

她打算跟男朋友赚几年钱回老家,她不喜欢这座城市,觉得它不是一个适合生活的城市。


路过

雷人

握手

鲜花

鸡蛋

最新评论